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诸夏纪 > 第四十六章 巫道论神,十二尊位 七
    巫道法界之中,有着日月星辰,但是却都非实物,乃是真实天地所投影而至。周天诸星,就像挂在天穹之上,精巧而美丽。虽不如真实星辰,其中威能,却也浩瀚无尽,非寻常修行之人可比。

    姬考手中图卷缓缓展出,如同一层水纹荡开,莫名气机现于星空之内。

    如同蛟龙一般纵横,有着将姬考截成两截之势的太阴神光与太阳神光,似乎被这莫名气机所阻,缓了一下。

    也就是这须臾功夫,姬考手中的图卷,便已经完全展开。这张图卷,正是姬考借洛神宓妃的洛书,接引星力,演化而生的周天星辰图,同样是他的神道凭依之器。

    图卷之中,星星点点,耀于当空,便是日光月芒,都难以将其压下。

    这图卷上面的星辰很是古怪,与虚空之中的周天星斗,有着不少差距。南北两极,各有一颗星辰明亮无比,非其他众星可及。

    南天之星,众人都可认出,乃是在大江之南,才可以见到的南辰之星,或称老人星。

    但是北天之上,却有一颗星辰,隐隐然比南辰之星更亮,也比它附近不远处的勾陈、织女以及天龙星更亮,而真实星空之中,却并无这般星辰。

    这颗星辰之上,有紫光闪现,周天星辰,似乎都在绕它旋转,朝它参拜一般。

    而在此图展开之后,又有两道神韵弥漫开来,让远方的东夷巫奄,心中一颤。

    两道神韵之中,有一道如山岳般巍峨,顶天立地,正是姬考曾经演化而出的禹王神韵。在姬考初登灵山之时,便凭借这道神韵,将巫奄的气势挡住,甚至更胜一筹。

    此时此刻,巫奄终于明白,姬考那与禹王几乎如出一脉的神韵气度,到底是从何而来的了?

    在那道山岳般巍峨的神韵之外,还有一道神韵,高远缥缈,包罗万象,一道神韵,几乎有着世间一切相融的气机。

    巫奄不知道这神韵从何而来,但是他却清楚,这道神韵,丝毫不在姬考曾经演出的神韵之下。站在修行角度,似乎还更胜一筹。

    若说前面那道神韵乃是人道之极,而这道神韵,便能称天道之极了。

    不管是人道还是天道,自然都是无有极限之道,但是看在巫奄的眼中,这两道神韵,便就是极限,都是他只能仰望的存在。

    天人之中,有星河旋转,拱卫北辰。

    然后,姬考将手中星辰图朝上一抛,顿时化作一张青色如天幕一般的图卷,直接向着周天星辰映照而去。

    顷刻间,这张图卷便与星空合为一体,不分彼此一般。

    在这巫道法界之中,炼气之道受天地压制,难以使出,但是这张周天星辰图,却并没有收到巫道法界的排斥。

    当世之中,神道本就是诸道之巅,便是在人间之时,所修不是神道者,走出人世间之后,大部分也开始修行神道,以探前路。

    毕竟,神道乃是唯一前方有路之道。

    神道凭依之法,乃是娲皇秘法,其中所出,并非炼气士的真气,也非巫祝的巫力,更不是图腾一脉的灵力,而是纯粹的神力。

    这种力量,巫祝之辈时常借用,自然不受巫道法界所排斥了。

    姬考将周天星辰图之中的神力,几乎尽数使出,将它与星空相合,其目的所指,自然并非仅仅是周天星辰,更是星辰之外的日月。

    他炼气洞真之时,虽然有太阳之气与太阴之气入得境中,成为他四种先天道气之二。但是当初在蜀地之中接引星力,炼制星图时,却并没有实力,将日月纳入星辰图之内,拱卫北辰之星。

    当他见到这日月两星,被巫奄巫力贯彻,仿佛活了一般,不断挥洒太阳神光与太阴神光,这两种神光,都近乎接近先天神光了。

    于是,他便起心动念,不妨借此机会,尝试将日月纳入图中。所以,他在两道神光威逼之下,却没有急着回攻巫奄,而是不断朝北遁走,最终来到他所定的北辰星所在。

    不过此地并非他所演化的星空,并无星辰投影在此,乃是空空无物,旁边倒是有勾陈、织女与天龙三颗巨星包围,显得颇为明亮。

    虽无星辰,但是依然是姬考驾驭周天星辰图的最佳地方,他往这一站,神力驱使,顿时周天星辰光华闪耀,星斗交相辉映,绮丽如画。

    在这如画的景致之下,则是姬考的神力,透过周天星辰图所成的天幕。朝着东方太阳星,西方太阴星,源源不断探去。

    神力浩瀚,就像两只巨手,要将太阳与太阴两星,抓入图卷之中。

    巫奄以自身巫力与太阳太阴两星相合,自然马上感应到了这番变化。

    他浑身巫力动荡,虚空之中,扶桑树叶所化的火焰,滚滚而燃,都朝着日月两星涌去,要将它们镇住。

    就巫力数量而言,巫奄自然大占上风,但是姬考所使的神力,在品质至上,却又高巫力一些。

    两人在星空之中,一人借助周天星辰图,一人借住禁锁天地的扶桑树,开始对空中的日月进行争夺了。

    ······

    在十二绝巅之上,开明之主巫彭与灵山巫礼姚无淫两巫,已然将自己的巫力与尊位相合,正准备出手将姬考救出之时,陡然之间,却发生了这般变故。

    这两位距离踏出人世间,只有最后一步的巫祝,对视一眼之后,便继续遥望星空,等待着这场争锋的结果。

    他们心中,都不乏骇然,尤其是开明之主巫彭。

    姬考的年纪,据他所知,也就不到三十,十三年前,他在沬邑见到之时,炼气之术不过刚刚入门。

    没有想到,此时再会,竟然有这般神通了。

    他们两人与尊位相合,就像是一个开始一样。

    幽冥之巫郁垒,将与他对敌的越裳之巫击败,但是却没有对她下死手。越裳之巫敬祀的长生神,其他巫祝不知道是谁,他心中可是十分明了的。

    长生神,长生帝君,南辰老人星,都是那位陛下一人。

    女丑之尸尽管只有一手,但是神通之中,如同演化无尽混沌虚空,且瓯之巫不敌她神通,也不强撑,直接认输而下了绝巅。

    另外两座绝巅之上,应龙一脉与勾陈一脉,青龙一脉与螣蛇一脉,这都是近乎法相一道的巫道修行,他们的战斗,却也别具一格,让人获益良多。

    最终,还是勾陈不及应龙,螣蛇不及青龙,勾陈一脉的邗越之巫,与螣蛇一脉的闽越之巫退去之后,应龙之巫与青龙之巫,虽然身上各自有伤,心中却着实欢喜。

    加上昆吾君与九黎之巫各据一峰,于越姒无余与东夷薄姑各据一峰。

    十二绝峰,此时已然有十峰是有主之峰了。

    而整个巫道法界之中,也就剩下两座绝峰尊位,还未被占据,另有三处战斗还未停止。

    三处战斗,一处自然是无尽星空之中,瑶台一脉与扶桑一脉的宿怨之战了。开始之时,众人以为瑶台之巫年幼,必败无疑,但是此刻看来,胜负之数,还不一定了。

    众人之中,于越姒无余与东夷薄姑,两人脸上的表情最是复杂。因为在姒无余心神所开之界里面发生的事情,两人此时心中都未完全释然放下。

    而星空之中犹自争锋的两位巫祝,他们二人也是各有立场。

    薄姑一脉,敬祀的神灵为白帝与凤凰一脉,与巫奄一脉敬祀的东君一脉虽然不同。但是他们同属东夷,在与夏后氏与殷商两代近千年的争斗之中,他们已然亲如一家了。更不用说,巫奄与薄姑之间,还各自有着一丝情愫。

    薄姑自然想着巫奄能赢,而于越姒无余所想,当然是姬考赢得此战。

    瑶台一脉,那是继承了他先祖禹王与宗布神大羿荣光的一脉。无论是禹王还是大羿,一生征战,功绩之大,照耀整个人族,姬考承瑶台法脉,又岂能死在此地,断绝瑶台一脉。

    绝峰之巅,也并非是所有人,都在遥遥关注星空之战的。

    十座绝峰已然有主,一座绝峰至今空无一人,最后一座绝峰之上,倒是有人,还是两人。

    斧光在绝峰之上往来纵横,穿插于雷电之中,司刑一脉的巫祝与南越的巫祝,从大地之上打到绝峰之巅,这一战却还没有结束。

    明明有着两个尊位还空余着,但是他们就是不愿意各据一峰。

    或许对他们而言,重要的不是这尊位,而是与眼前的巨斧分出胜负。天下巫道之中,用斧者不多,既然相遇,那自然要好好打一场。

    而在下方大地的山林之中,还有最后两人在进行着宿命一般的征战。

    祝融一脉与共工三苗一脉,这可真是千年的世仇了。

    此时的祝融一脉传人,楚君鬻熊,已然彻底落在下风,正在辛苦鏖战。他虽然巫道天资超绝,但是却并非一心扑在修行上的人。

    对他而言,部族生存,时时都要关注,又哪里比得上数百年,除下修行巫道,几乎无事可做的三苗之巫呢?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