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田园喜事:世子别装了 > 第20章 赖青的固执
    晚饭很丰盛,有鸡有肉,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完后,带着满满的对未来的期盼睡了过去。

    第二日,钱娇起来时,徐秋花张罗着要去镇上卖猎物。特别是野猪,昨日宰杀后,已经放了一晚上,再放下去就该坏掉了。

    “娘,我的腿还没好,要不你先所猪肉做成腌肉,鹿和小动物先养几天,等我好了陪你一起去。”

    说实话,徐秋花一个人去镇上卖东西,钱娇是一百个不放心。

    正说话间,赖青上门了。

    他直接对钱贵道,“钱贵叔,我娘今天要去镇上赶集,我想赶牛车去。你家不是还有猎物吗?要不要跟着去卖了?”

    “卖,卖,我还正愁怎么去镇上呢!”徐秋花抢着道。

    “那行,我一会走时,过来接婶子。”

    赖青说完,又看向钱娇,“三丫头,你的腿怎么样,好点了没有?”

    “好多了,谢谢赖大哥。”

    赖青一走,钱娇就对钱贵道,“爹,虽说有赖大哥跟着去,可我还是不太放心娘,牛车慢,再加上去镇子也没多远,我想跟着去。”

    钱贵担忧的看了眼她的伤腿,摇头道,“娇儿,你赖大哥办事牢靠,你就不用跟着去了。”

    “爹,难得有机会去卖一次鹿,女儿想跟去学习经验。如果这次不去,下次我猎到鹿了都不会卖。我们也不能总求别人啊!”

    钱贵有些犹豫,“你的身子最重要,我们是猎户,靠山吃山,哪有一辈子只打到一只鹿的道理。”

    “爹,我的腿没伤到骨头,只是昨日包扎得晚了,多流了点血。再说昨晚上吃了那么多肉,都补回来了。”钱娇开始撒娇。

    钱贵无奈的看着她,“娇儿,爹是怕你留下什么毛病,一只鹿而已,就算卖不上价钱,也没关系。”

    “爹,我想跟娘去,选块布料回来,给小鱼儿做两件衣裳,然后好送他去读书。”

    提到小鱼儿,钱贵的目色深了些。

    “娇儿,你真要供你弟弟读书?”

    “自然是真的,小鱼儿聪慧,是个读书的好苗子。”钱娇一脸笑容,“再说女儿也不想认命,读书才是一条正道。”

    钱贵在心内暗自叹气,这才道,“一会车上还要拉猎物,再加上好几个大人,怕是真拉不下你。”

    正说话间,赖青已经返了回来。他扫了眼钱娇,“三丫头也要去镇上吗?腿伤得那么重,不用再养养?”

    “赖大哥,这次的猎物,还要你帮着我们卖,我想跟去学习一下经验,也不能总麻烦你。”

    赖青到外面又看了眼猎物,“行,那你去吧!我带了笼子过来,把猎物都装起来,就有你坐的地方了。”

    货物装好之后,钱娇被徐秋花搀下了地,慢慢走到牛车前,吃力的坐上牛车。好在徐秋花怕颠到她的腿,早早的就在车上铺了一床被。

    牛车出了钱家村,慢悠悠的向镇子行去。

    赖王氏和徐秋花坐在她身旁,遇到坑坑洼洼的地方,生怕她掉下去,赶紧伸手拉她。

    赖王氏忽然叹了口气,“她婶子,你说我可怎么办,赖青今年都二十岁了,还是不肯定亲。一有媒人上门,他就气愤的把人家赶出去。”

    徐秋花愣了下,“他还是忘不掉林家姑娘吗?”

    “要是忘了,我也就不跟着操心了。这孩子油盐不进,怎么劝都听不进去。”赖王氏哀声叹气。

    钱娇看了眼前面的赖青,因为隔着铁笼子,他根本听不见后面的低语。

    她回忆了一下,倒是也记起来赖青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好像他从小就有一个未婚妻,两家相处的极好,按照约定赖青长大以后就要娶了那林家姑娘。没想到那姑娘竟然是个短命的,去河边洗衣裳时不甚掉了进去。

    捞上来时人已经没了气息,本来这事林姑娘一死,赖青还可以再娶。可他偏偏是个死心眼,早就对林姑娘情根深种。死活不肯再议亲。

    “大娘,赖大哥这是重情重义,给他点时间,他会走出来的。”钱娇见娘不说话,便替她劝了一句。

    “我也希望是这样。”赖王氏点了点头,眉间的忧郁似乎少了些。

    徐秋花发了一会儿呆,才道,“我家娇儿也十四了,也该议亲了。她那个奶奶,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还想把她卖了给她姑姑换嫁妆。”

    “你们现在自己过日子,她就是再想插手钱娇的亲事,也插不上了。”赖王氏劝道,“我看钱娇这丫头,是个有本事的,将来哪家娶了去,都占了大便宜。”

    徐秋花苦笑,对于自己那个婆婆,她太了解了。自己家昨日得了这些猎物,是今天出来得早,要是晚一步,没准她又上门去讨要了。

    听他们说到自己的亲事,钱娇只好低头装傻。连她自己都不知道,那张苍白的小脸,已经飞满了红晕。

    赖王氏不由多看了几眼钱娇,觉得这丫头眉清目秀了,出落得越发好看了。又看了眼在前边专心赶车的儿子,又是一声叹息。

    “嫂子也不用太担心赖青,他有手艺,人又本份,拖个三年两年,也不耽误娶媳妇。”徐秋花拍了拍赖王氏,让她放宽心。

    这事能拖吗?

    赖王氏把要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再等几年,好姑娘都被人娶走了。赖青可怎么办!

    她忽然看向笼子里的猎物,“娇丫头,这些都是你猎到的?”

    钱娇有些心虚,还是应了一声。

    徐秋花想到钱贵的顾虑,把话接了过去,“虽然娇儿没少猎东西,可你看她那腿伤的,都是我这个当娘的太没用。”

    “娘,你说什么呢?我上山打猎,你负责在家照顾爹和弟弟,还顺便做家务。娘的事情,其实比我还要多。在我们家就没有无用之人!”

    徐秋花的心里好受了些,期期艾艾的抹了把眼睛。

    “娇儿,娘知道自己以前太懦弱了,为了你,娘以后也会试着坚强起来。”

    赖王氏羡慕的看着她们母女,原来有个懂事的女儿这么好。赖青他爹去得早,只给她留了这一个孩子。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