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解梦师 > 第109章 神鬼人
    陈伯说:“在告诉你这个秘密之前,我得问你一件事,你怕死吗?”

    李子风怔道:“怕。”

    “我曹,这么直接的吗?你哪怕装一下也行啊。”陈伯略显不悦。

    李子风摊手道:“怕死是人之常情啊,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我不怕死亡带来的疼痛,但我不想忘记我的朋友。”

    “恩,假如说,有一个人,在百余年前,就预测到你的死亡方式,你会觉得惊讶吗?”

    李子风惊道:“不可能,世上哪里会有这种神人?”

    陈伯拍桌子道:“还就真有!那位谁都请不动的大解梦师,早在许多年前就预测到今天的一切了,晁老板所做的事情,以及你现在的经历,都与预测完全吻合,实话跟你说,那个秘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我知道的一点就是,想要杀死教授,你必须先死一次!”

    “凭什么?”李子风怒道。

    陈伯说:“不凭什么,这就是大解梦师的预言!”

    说话时,陈伯从怀中掏出一个锦囊,给李子风眨眨眼,说:“自己看,看完立马销毁。”

    李子风半信半疑,拿在手中,捂在掌心中观看,就见里边写了一句:“郊外橘园,速到。”

    “行,我还有事,抽空再聊。”李子风起身,这就拜别了陈伯。

    这一次为了隐匿行踪,李子风特意换了身衣服,而且是打出租过去的,中路又换了几辆车,可以说把行踪彻底隐匿了。

    橘园是一家高级饭店,就开在荒郊之外,生意不火爆,但赚钱很多,因为这里的菜,不是给老百姓吃的,五十万以下的车,都不好意思往这开。

    见到李子风的那一刻,一位服务员热情问道:“李先生是吧?请随我来。”

    李子风知道,背后已经有人安排好了这一切,只需要跟着走就是了,穿过了橘子园,七拐八绕的进入一处黑暗的包房中,服务员关门离去,打开灯的刹那间,李子风喜极而泣:“老表?!”

    晁青峰站在窗户前,同时点燃了两支烟,递给李子风一支,“老表,希望你对我的消失,不要生气。”

    李子风道:“不会,我只是太痛苦了,我顶不住这么大的压力。”

    两人坐定后,晁青峰翘起二郎腿,道:“老表,在你已知的记忆中,我们认识也有七八年了,有很多事情我没告诉你,是因为我不能说,你看见窗外那只鸽子了吗?”

    李子风点头,晁青峰又说:“假如我现在拿弹弓打它,它的飞行路线就一定会产生变化,甚至会死亡,所以自然万物的发展,有它早已制定好的规律,旁人不能破坏,否则后果很严重。”

    晁青峰的意思,李子风大概也懂,就说:“陈伯是你派去的吧?”

    “对,我现在依然不方便露面,派陈伯过去,就是为了给你送那一张纸条,好让你来这里,把一切都给你讲明白。”

    “老表你说。”

    晁青峰起身,从黑皮背包里拿出三幅古老的画卷,放到桌子上,说:“你自己看吧。”

    李子风打开第一幅,画中有一个不知是男是女,反正极其惊艳的美人,背后闪出万丈金光,漂浮于天上。

    同时晁青峰说道:“这一幅画,叫做——神!”

    打开第二幅,画作中间有一口黑漆漆的锅炉,炉下冒着绿色火焰,炉中煮着许多活人尸体,而在火炉旁,几只小鬼窃窃私语,脸上还挂着诡诈的笑容。

    晁青峰道:“这一幅画,叫做——鬼!”

    打开第三幅,这个画作就非常有意思了,外表看上去是一个大胖子,大胖子的身体之内又画出了一个瘦子的轮廓,而且骨骼非常瘦小,仔细看去,这像是三个人重叠在了一起。

    晁青峰道:“这一幅画,叫做——人!”

    李子风问:“这三幅画,都是什么意思?”

    “老表,你跟我学艺八年,我也是时候把这些东西告诉你了,这就是我们解梦师传承下来的文化,神鬼人。”

    “其中神,不是说神仙神灵,而是说一个人的精气神,凡是解梦的顾客,必要先观察其体型特征,精神外貌,从这一点上判定此人的大致状况。”

    “鬼,便是他们所做的梦,梦中包罗万象,可飞天,可遁地,可成就王图霸业,可云雨巫山,可以满足他们所有的梦想以及扭曲的心理,所以有句成语叫做各怀鬼胎。”

    “人,其实是最复杂的,画中所示,其实是三个人重叠在了一切,人心复杂,很多时候解梦师不能光靠表象去解梦,你得去问,问做梦者本人很多事情,你可以理解成近代心理学,这一点你比我做的都好。”

    李子风点点头,不打断晁青峰的话。

    晁青峰又说:“解梦,自春秋战国便有了雏形,几千年来,解梦大师层出不穷,多少风云人物争夺天下都离不开解梦师的帮助,桑田巫,孔子,张良,陶侃,诸葛亮,就连当年搅乱整个战国时代的鬼谷子,也同样从梦中传授徒弟最精髓的道义。”

    “这三幅画出自谁之手,我不知晓,但一定是某一位大解梦师,甚至是解梦师的祖师爷——姬旦!”

    李子风诧异道:“鸡蛋?”

    “周文王第四子,姬旦,也就是周公解梦中的那个周公!”

    “噢,老表你继续说。”李子风不再插话。

    晁青峰道:“这三幅图,是否出自周公之手,已经不重要了,但重要的是,第一幅神图,可以破嫁梦!”

    “这么厉害?”

    “对,这三幅图是我从那位隐居已久的大解梦师那里求来的,第一幅神图可以破嫁梦,鬼图和人图我不知道有什么作用,你先保存好就行了。”

    李子风起身,问:“老表,你消失这么久,就是去请那位大解梦师出山吗?”

    “嗯,从遇上小丑开始,我就一直请他,请不动,我是民国二十四年成为解梦师的,按照我俩的辈分相比,我实在太低了,他压根就瞧不上我。”

    李子风问:“他有那么厉害吗?”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