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曜于琴的都市怪谈 > 似曾相识
    尽管于思奇也不算是初次上天的新手了,但是面对安神父的发问,他却完全答不上来。好在他摇了摇头之后,对方没有进一步的追问下去,而是选择用微笑去鼓励他,这点还是很符合神父的性格。

    “既然没有测试过的话,那我们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来看看你有多少能耐吧。”安神父张开双臂,做出了一个让人抱住的动作,于思奇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于是便上前抱住了安神父的腰间。一个发力,将他们带离了地面。

    随着他们越升越高,于思奇能够明显感觉到的不是那种气压的问题,而是时间,时间正在干扰着他俩,这令他非常意外。

    最终,当他突破那层来自时间的阻碍之后,他发现自己和安神父居然像是无事发生过一样站在之前的草坪上,彼此相视着。正当他打算跟安神父告知这个奇怪的现象时,更让吃惊的事情发生了。安神父居然又重复了一遍:“既然没有测试过的话,那我们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来看看你有多少能耐吧。”然后,和之前一样,张开了双臂。

    这种的经历无疑引起了于思奇的高度重视,事实上,他毕竟是已经遭遇过种种类似事件的当事人了。比起继续在错乱的时间里重复着无意义的举动,他更想做的是如何将正确的时间导向自己这边。不过现在看来,这可不是件轻松的事情。

    与此同时,安神父因为于思奇没有进行预定的下一步动作而问道:“怎么了是在担心我的体重吗嗯,我最近确实胖了几斤,但是我想应该还在你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吧。”

    “不是体重的事情,神父。”于思奇仔细的向安神父描述了一下刚刚的那番过往,后者听完之后,表情开始凝重了起来说:“这么说,你已经带我上去了一次可是却又被重置回了原点...有意思...越来越有意思了...”

    “我想找到解决的方案,神父。”于思奇诚恳的说:“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非常抱歉,对于这样的状况,我只能对你说声祝你好运了。”安神父缓缓放下双臂,看着于思奇略微有点失望的表情说:“请不要因为我的无能而消极下去,我们俩能否顺利的回到大家身边可就全都仰仗你的本事了。”

    “看来是这样了,只是我也一点头绪都没有呀,神父”于思奇点了点头,看向天空说。

    “对自己有点信心吧,你这一路上不是也独自解决了很多难题吗”安神父和善的笑容加上温和的语调,让于思奇很是受用,更不用说对方还额外补充了一句特别实在的方言:“我们老家有句俗话说的好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借着安神父的吉言,于思奇在这个区域来回走来走去,许多草丛都被他的体重给压垮了,对此他却一点也没有注意到。倒是在一旁的安神父,却将此等细节完全的收入眼中。

    “你说我是否要再试一次呢,神父”

    没有想出好办法的于思奇走回到安神父的身边,问道。

    “为什么不呢”

    安神父又一次张开了双臂,但是他这次却说了一些令于思奇吃惊的话语:“在你沉迷思考的时候,我顺带观察了一下四周。你知道吗我注意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想象,那就是你是否意识到时间被重置之后,地面上的杂草和草坪都是完好无损的呢”

    “你的意思是”

    于思奇低头看了看那些被他给踩过的地方,再联想到自己之前走过的路径,一个可怕的事实摆在了他的面前。原来,那些所谓的痕迹都是出自他自己。

    可是这样的话,那处被切断的时间流该怎么说想到这里的于思奇忍不住转脸过去看向那个地方,结果他发现那处应该被切断的时间流居然毫发无伤。

    如此说来,那这整个事件串联起来之后,就很是明了了。

    越想越觉得非常诡异的于思奇向安神父吐露了自己的想法,后者先是微微张开了嘴巴,显得有点吃惊,接着放下双臂说:“若非亲眼所见,亲身经历,恐怕我怎么也不会意识到陷入时间之中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我很庆幸我有一位精通时间的学生,你可真是帮了我的大忙呀。”

    “要做吗,神父”于思奇转身问:“真的要按照剧本去走吗”

    “这就得问你自己了,”安神父恢复到原来的表情,一脸淡定的说:“按照时间能够被重置这个设定来说的话,也许我们可以在这里永永远远的活下去呢。不过我想,你应该对与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共同度过余生不感兴趣吧。”

    “这是自然,”于思奇很果断的给出了自己的观点,只见他一路小跑到了那个时间流的位置处,以掌化刀,朝其挥去。

    被尽数切断的时间流就像是他们来时看到的那样,地面上的那些痕迹与线索也几乎与之前无异。真要说的话,大概就是他们的心境,和来时的完全不同了吧。

    在往回走的时候,安神父突然说道:“我必须向你道个歉,倘若不是我执意拉你加入什么侦探游戏的话。你我恐怕就不会平白的被时间所卷入其中吧”

    “这可说不准,神父。”于思奇想到了另一种可能,如果是自己独自一个人过去的话,很有可能没这么快解决掉问题呢。毕竟没有安神父给出的那些提示,光凭自己的话,很有可能会在原地耽搁很久呢

    “或许你是对的,不过现在这已经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了。可能你也注意到了吧,下面的演讲似乎停止了。我建议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安抚一下不明真相的他们吧,免得让他们太过担心。当然,根据我的推断,他们应该会对你进行一番问询的。这点,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去应对了吧。”

    安神父稍微加快了一下自己的步伐,跟在后面的于思奇自然也没有任何的迟疑。很快,他们回到了众人的身边,而涨红着脸的宫辰二话没说,直接把威廉塞进于思奇怀里,跑开道:“干,你们可算是回来了。再憋下去,我感觉我的膀胱都要炸掉了。”

    “你为什么不把威廉让给其他人拿呢”于思奇有些在意的问。

    “噢,是这样的,其实我们这类人天生就背负着一只鸟灵。这点,我想之前你应该见到过它吧”福夕和恩闵两人各自双掌一翻,从他们的掌心处飞出了一只火红色的鸟儿,那两只火鸟先是看了威廉一眼,接着彼此对视高飞,抱在一起飞向了天空,不见踪影。

    “老实说,它们的脾气其实有点火爆,对其他鸟类并不是特别的友好。”恩闵吐了吐舌头,她现在的表情比之前好太多了,也看起来舒服多了。

    “居然在身上寄宿着灵魂吗你们可真是有意思呢”安神父较有兴致的说道。

    “无奈之举,无奈之举呀。”福夕摆了摆手,似乎不愿多谈。

    “嘿,你们知道吗我刚才看到有个东西从天上掉下来了。”

    宫辰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于思奇注意到,他的裤链似乎没有拉上。而这一点,勿忧行已经非常直接的将其指出。

    “什么东西”于思奇问。

    “不知道,不过大家伙不是刚好都在嘛,不如过去看看呗。反正时间也没剩多少了,就算是完蛋,我也希望大家整整齐齐的在一起才对。”赶忙拉上裤链的宫辰提了提裤子,那个动作十分的不雅。

    “就算是荒郊野外,我也希望你能稍微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吧”恩闵用鄙视的眼神看了一眼他说。

    “都什么时候了,还注意个屁的形象。”宫辰反驳了一句,就在争吵即将可能发生的那一刻,安神父及时插入到了其中说:“赶紧指路吧,宫辰。其他人就在这等一下我,很快就回来。”

    “这话我听过一遍了,神父。老实说,其实我已经开始怀疑你的效率了。”勿忧行尖锐的指出了关键所在。

    “我保证,这次肯定会是非常效率的那一回。”安神父斩钉截铁的说。

    “走这边,不是很远。”意识到该自己出场的宫辰热情的带上了安神父,离开了。在他们远去的时候,其他人纷纷开始问起于思奇为何而耽搁了,而他也时刻记着神父的叮嘱,随便找了个借口敷衍过去。

    本章完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