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始皇圣剑 > 第三百零八回 各取所需
    静思于是将元宗谅去临安夺位的计划了出来,杨湛和花玲珑这才算彻底明白元宗谅处心积虑经营此事的目的。只是杨湛再愤怒,再憎恨元宗谅,也都于事无补,因为他已经捆绑在了元宗谅的计划之中。不单单是杨湛,静思和莫逆也都一样。他们如今谁也不可能独善其身,更没有任何退路可选,唯一的出路,便是元宗谅果然在会上压制住了司马重城,只是这样一来,却也变相成就了他荣登宝座的机会。

    局势复杂至此,杨湛只恨自己心机不够,否则就不会吃这么多哑巴亏了。

    静思知道杨湛个性刚烈,便再三劝阻他暂时收敛,一切都等到了临安再见机行事,至于当下,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是杨湛哪里做得到继续对元宗谅和眉善目?在这一点上却还是花玲珑有办法。

    “湛儿,你过来,我有悄悄话要和你说。”花玲珑神秘兮兮的说道。

    杨湛于是把耳朵凑了过去,便见花玲珑娇靥绯红的在他耳畔细细数语,却是听得杨湛脸色一阴一晴的,末了便严肃说道:“花大姐切莫再胡说,否则我这就送你回大漠去。”

    但花玲珑却并不领情,反而不屑说道:“你这么说便就是不敢尝试,这哪里是我认识的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杨大侠。”

    杨湛只嗤鼻道:“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不怕,却怕你这小小赌局?不过也就三日而已,我便见了元宗谅就贴脸大笑,待三日之后,却看你输了怎么办?”

    花玲珑却心中窃喜,因为自己只说杨湛做不到要如何如何,却只字未提自己输了会有何后果,由此看来,她可是永立不败之地了。

    静思却很好奇花玲珑以何赌注令得杨湛如此生气又不得不从,但细细一想,若非极其亲近之人,又如何能够知道杨湛忌讳之处?如此一念,静思只得暗叹花玲珑真是太幸运了。

    其实花玲珑所下赌注,说来却有几分轻佻,便是一旦杨湛做不到,便要娶了她。如此杨湛又岂能轻易应允?但既然是自己又答应了要参与这个赌局,那就只有全力胜出,才不会落到这个尴尬的结局。

    三人再聊一会儿,便各自散去。而杨湛亦是时时提醒自己要笑,尤其是要对着元宗谅笑,于是接下来的情形便是杨湛但凡见到元宗谅,便主动贴上前呵呵一笑。起初元宗谅也恭恭敬敬的回以殷勤笑容,但杨湛往复如此,只让元宗谅觉得他神经兮兮的,便也只好敬而远之了。

    这样也好,起码杨湛不用再时时刻刻的强颜欢笑了。

    却说那日农户接受了静思的委托后,便连夜要求他儿子亲去嵩山送信。只是这农户之子本就是个衙役,多少也涉足过江湖事情,得知此番是送信往武林泰斗的少林去,他自然也难免心头激动。只是其父行前嘱咐再三,要他低调谨慎行事,他便才不敢招摇过市。

    衙役抵达嵩山脚下后,便委托山村中的一位牧童将信笺代送至少林寺主持手中。只花去两个铜板的代价,衙役就得以免去上山下山之劳苦;而牧童闲来无事,自然不会错过这唾手可得的酬劳。

    牧童照着衙役的吩咐将信笺送抵了少林寺了尘方丈手中。而了尘方丈拆开信件只看了一个开头就被震惊住了。

    “阿弥陀佛,真是罪过,罪过。”了尘方丈双手合十的连番念道。

    了觉、了空等禅师见主持面生紧张严峻神态,便纷纷凑上前来询问。了尘方丈于是把书信交给诸位师弟传阅,却是每个人看罢皆神情焦虑起来。

    “想不到狂刀老祖传人竟要亲自上门来挑战少林,这却该如何是好?”了相禅师急急问道。

    众师兄弟皆眉头深皱着不知如何作答。五十年前狂刀老祖独战少林寺之景犹历历在目,尤其是他凭三招破魔刀法败尽六堂七院首座之举更是教一众少林僧人为之色变。如今其弟子竟也要步他后尘的前来挑战少林,那这佛门之地可就再难清净了。

    “狂刀老祖一派嗜血成魔,破魔刀法更是无法抵御,他弟子此番再来,我少林恐又要遭遇一番劫数了。”了悲禅师无奈道。

    经此一说,众僧皆难掩悲凉起来,想他少林千年古刹虽被武林奉为泰山北斗,但一路过来却屡遭劫难,可谓磨难重重。便就数月前少林寺才刚刚遭到云纵天的挑战,若非了尘方丈一语道破了云纵天的处境,却还不知道少林寺接下来会遇到怎样的下场呢?

    众僧于是齐齐向着院外崖壁上云纵天留下的刻字望去,皆是心底暗暗发寒起来。

    “何不将此事报与临安司马盟主处?若得武林同道支持,那杨湛就算有通天本领也敌不过一整个江湖吧?”了痴禅师寻思着说道。

    借来救兵化解此难本不失为一个办法,但挑战书中分明说杨湛会于五日后登门造访,临安远在千里之外,这远水实在难救近火。提及此,了尘方丈忽然想起不久前收到的一封来自临安举办“问罪大会”的信函,只是了尘方丈知道临安乃江湖是非之地,便不愿过多参与其中,如此便一直押着信函寻思一个避开的借口来。今番重新查看这信函,又再联系杨湛前来挑战少林寺的事情,了尘方丈一下子就似乎明白了什么。如此,他便如释重负的转而询问起时间日程来。各院首座皆不明就里,便只好如实回答。

    “五日后狂刀老祖传人杨湛要来挑战我少林,看来此次临安问罪大会我们是无法参加的了。”了尘方丈叹道。

    了悲、了相等人皆期待的问道:“方丈师兄是找到克制那破魔刀法的办法了?”

    了尘方丈却摇摇头道:“我并无办法。”

    众人皆面面相觑的望住了尘方丈,稍许才又紧张的叹道:“若找不到御敌之法,我等岂不是要坐以待毙了?”

    “阿弥陀佛,佛家向来讲求随缘,是福是祸,且须到时候才能知晓。”了尘方丈双手合十的宣道。

    众僧见主持这般豁达通透,便也只好不再追问。

    了尘方丈于是一边以杨湛前来挑战少林寺为由推去此次临安问罪大会,一边又唤众僧继续诵经修行静候杨湛到来。如临大敌的僧人哪有这等平静心思?便在日夜焦虑中等待了五六日,却最终不见任何人影到山上来。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