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王者来袭:男神她又宠又撩 > 第七十六章 一定会幸福
    靳孤南从得趣的口中知道了自己死后发生的一切,而得趣知道这些……有些是他亲眼所见,有些……则是从它的朋友们口中得知的。

    原来靳孤南死后它身为生命武器竟然没有消失它也表示很奇怪,要知道生命武器最大的也正就是主生器生,主亡器亡,器亡主活。而它没有死去没有消失,它便怀疑靳孤南会不会没有死,而因为在坠入悬崖的时候有一道紫雷闪过劈在它和靳孤南的身上,当时它给痛昏了过去,再次醒来身边已经没有了靳孤南的踪影。

    它便装作沉睡的模样待在原地,那里是什么地方它也不知道,再不过当它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水墨国的金銮殿中,被恭恭敬敬的摆放在剑托上,得趣发现那个地方便是以前上朝之时靳孤南所站的位置。

    它就这样沉默的看着坐在高位上缺少了一条胳膊的男人,不由嗤笑出声,既然已经下令要将它的主人赶尽杀绝,又何必做这副模样。

    得趣从一开始便清楚男人和它的主人不会有任何结果。靳孤南要的是爱,而男人要的是权。从跟在靳孤南身边之后得趣便发现两个人见面说话的时间连靳孤南陪伴它们这些机械的时间多都没有,而且每次见面也是谈论军事政事唯独没有感情之事。

    后来它没有忍住问过靳孤南,感觉他们两个不像是爱人,反倒是像是简单的君与臣的关系,但是不同的是,没有哪个臣会想小侯爷这样随意张扬。

    而靳孤南又不是傻子,她从现在为止做的一切只不过是因为一句承诺,一句一生一世的承诺,至于是不是利用,她哪怕是心中明白,还是想要好好的看清楚给自己一个彻底放下的理由,不然的话,哪怕是没有那么的爱,还是一个念想。

    至于男人爱不爱它的主人,得趣分不清,像是爱,又像是利用。

    在水墨国的那些日子,得趣不止一次的听到那个男人站在它面前自言自语,而话语中都带着淡淡的后悔,又带着淡淡的埋怨,更多的是……

    ‘你为何不告诉我你是女的?那我也不用犹豫那么长时间。’

    得趣是由靳孤南的心头血而诞生,所以在众多被制造出来的武器机械中性格是同靳孤南最想的,它能够喜欢的人,靳孤南也会喜欢,靳孤南厌恶的,它也没有好感,他们两个唯独产生偏差的也仅仅是在这个男人的身上。

    所以当得趣听到这些只是嗤笑,它敢保证,若是靳孤南在这里听到这番话,一定不会产生任何感动和后悔,反而会漠然笑起来。事实上,听到得趣讲到这里,靳孤南确实是笑的灿烂,那笑容带着无尽的冷漠。

    要是真的想要娶她靳孤南,是男是女又很重要吗?

    当初两个人交心的时候,难道没有考虑过她靳孤南是个男的吗?说到底,就是利用罢了。

    得趣看着靳孤南的模样,没有出声安慰,而是继续讲。

    后来那个男人要去皇后了,是靳孤南父亲那个小妾的女儿,长得和靳孤南很像,但是在得趣看来相差十万八千里。

    而得趣也慢慢得知男人将靳孤南制造的机械全都收藏了起来,摆放在皇宫的各处,而机械它们因为得知靳孤南死亡的消息之后都个个沉默下来,装作死物一般,若不是那个男人要娶妻还是娶靳孤南的仇人的消息将他们纷纷炸醒,得趣都不会发现原来它同自己的朋友们距离那么近。

    就在第二年靳孤南忌日的那一天,男人迎娶皇后走上金銮殿,而与此同时,一直被摆放在那里如同死物一般的得趣却突然爆发起来,玄气大作,本体分裂成七宿布满整个金銮殿,在皇宫中的各个又靳孤南制作而成的机械武器也在得趣玄气加持下纷纷引爆自己。

    它们没有商量,只不过在同一时间做了同样的选择。

    它们要这里的所有人为它们的主人陪葬!

    靳孤南为水墨国打下了天下,而那群人却置靳孤南于死地。

    是欺负它们机械没有感情没有脾气是不是!

    得趣没有想到自己的朋友们同自己做了同样的选择,于是它放声大笑,哪怕是没有人能够听到它的笑声,煞气充斥着整个金銮殿,它看着站在顶端的男人,冷笑。

    它的主人为给兄弟报仇用皇宫的大臣和侍卫陪葬,而今天,它便让这里的所有人,这些混.蛋给它的主人陪葬!

    孤南生得趣便生,孤南亡得趣便亡!

    “所以其余六部分应该是在那个时候分开的吧……”听完得趣说的一切,靳孤南平静的摸了摸柳音笛,半晌,扯出一道极其难看的笑容,“真是个傻子!”

    谁知道得趣竟然笑了起来,柳音笛发出了极其好听的笛声,它才不过告诉自己的小主人,它遇上了一个比它还要傻的人呢。

    想到那个人,得趣无声的笑着,温柔的看向靳孤南,小主人,这一次我确定,你一定会幸福。

    </br>

    </br>